文案详情
导航

纪录片《台北故宫》解说词文案 第四集

文化纪录片 200 66


第四集  釉彩千年


2006年12月25日,很多地方的人们正沉浸在圣诞节的喜庆当中,此时,在台湾岛上,通往台北故宫博物院的道路陡然变得拥挤起来,一个百年难得一见的盛大展览,让这里成为了所有台湾媒体关注的焦点。

“这次的北宋大观展,是故宫建院八十年来,首次完整呈现北宋的稀世珍宝,(台北)故宫特别将院内汝窑全部展出的做法,也是史上第一次。”

这是台湾媒体关于大观展的新闻报道,正是画面中这些只有在博物馆中才能看到的北宋汝窑瓷器,吸引来了大量台湾民众,许多日本学者和欧美游客也都不约而至,因为他们知道,与台北故宫21件汝窑瓷器的这次聚会,或许这辈子只有一次。

王钢:它是完全靠形制和釉色来吸引你。

蔡和璧:他几乎是综合了北宋时候,北宋以来各个民窑的特点。

耿宝昌:汝窑确实精美,你要从欣赏这个角度来说,素雅、美观。

据统计,现在全世界留存下来的汝瓷仅有六十多件,其中20件收藏于北京故宫,而台北故宫则收藏了21件,他们不但品质上乘,造型也最为丰富。这些中华的珍宝,无一不是北京紫禁城中最为精华的收藏。因为战火,他们辗转到了台湾,作为文明的使者,他们将自己所凝固的历史和文化精神在这里继续传承。

这是2008年11月,在北京故宫东路的延禧宫举行的陶瓷展。在这里,人们可以观赏的是清朝末年的御窑瓷器,以及中国历代窑址的标本,这些都是故宫的经典收藏。不过,对于青瓷的顶峰之作——北宋汝瓷,人们却将更多的目光投向了台湾。

因为在台北故宫参观的游客可以看到存世汝瓷中最精致的珍品。这里的瓷器展厅常年都会摆放着五件汝瓷。透过大观展,人们对汝窑瓷器有了全景式的感受。而在那些文物诞生的年代,王朝统治者的精神追求和艺术品味也在幻化了千年的釉色中逐渐清晰。

有人说,宋徽宗是中国历史上最具艺术天赋的一位皇帝,他不仅书画技艺精湛,在他当政的最后20年里,以汝瓷为代表的青瓷工艺,也在他的手中达到了顶峰。然而,北宋灭亡后,汝瓷的工艺却神秘失传了。八百多年来,没有人知道他是在哪里烧造的,也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烧造出来的,人们只知道他是历代皇帝和贵族眼中的无价之宝。传说宋徽宗曾经做过一个梦,梦到了雨过天晴后天空的颜色,他非常喜欢,便命汝窑工匠烧制类似颜色的瓷器,于是这种介乎蓝和绿之间的天青色,成了汝窑的代名词。现在地球的上空或许已经无法看到这种美丽的色调了,但这些质如美玉的器皿却为我们再现了八百多年前大自然曾经的优雅。

宋徽宗崇尚道教,追求自然的审美情趣,也流露其间。

大观展一年后,我们的摄制组来到了河南省宝丰县,2000年6月,考古工作者就是在这里的清凉寺村找到了被掩埋八百多年的北宋汝窑遗址。经过勘测,这座古窑场有35个足球场那么大,拥有19个窑炉,面对这片古老的窑厂。我们不禁要问,兴盛了二十年的汝窑为什么昙花一现,便神秘消失了呢?

瓷器收藏爱好者王刚,给了我们这样的解释。

王刚:北宋徽钦二帝被掳走以后,这个金兵的铁蹄,一种说法就是把窑址践踏了?还有一种说法呢,就是我们自己把它毁了,就说这么好的东西绝不能留给金兵。

大观展从河南省借来的文物中,我们也看到了这些从汝窑遗址出土的残件和标本,他们和台北故宫所藏的汝窑瓷器共同演绎着一部跨越了近千年的历史。

由于烧造时间短暂,汝瓷的传世品极为稀少,不仅今天的收藏家不敢奢望拥有,早在南宋就已经有人发出了“近尤难得”的感叹。

公元1151年的一天,宋徽宗的第九个儿子,南宋高宗赵构造访了宠臣张俊的府邸。为了表达受宠若惊的心情,张俊献上了一份厚礼,礼单中有商周铜器,还有16件汝窑瓷器,作为当时规格最高的贡品,汝瓷的珍贵程度可见一斑。

这件青瓷奉华纸槌瓶和这件青瓷奉华碟就是宋高宗珍爱的两件汝瓷。

如今他们都收藏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在他们的展柜前,时常聚集着众多游客,但如果没有导览的介绍,人们未必知道,瓷器底部题刻的奉华铭款,还见证着一段美丽的记忆。

奉华是宋高宗的宠妃刘氏居住的宫殿名称。每当高宗赵构得到珍宝秘玩,便会把他们交由刘贵妃收藏保管。为了博取妃子的欢心,赵构甚至不惜在收得的汝窑瓷器的底部刻上奉华二字。如今,全世界只剩下了这两件刻有奉华铭款的汝窑瓷器。

当日奉华陪德寿,可曾五国忆留停。

纸槌瓶底部的这首诗,正是对汝瓷在宫廷流转脉络的最好诠释。

在历代帝王眼中,汝瓷向来被视为镇宫之宝。不过历史上却有一位恃才傲物、胆大妄为的人,在他们身上大量题刻诗词,他就是清朝乾隆皇帝。现藏台北故宫的21件汝瓷中就有13件题刻了乾隆的诗词,虽然作为这些瓷器当时的拥有者,乾隆皇帝可以随意的处置他们,但他在瓷器上刻字的举动还是引起了后人诸多的争议。

王刚:就我个人而言,我不喜欢我们叫好事之徒,在上边儿乱刻东西,但是他帝王有这个权利,它破坏整体美。

吕成龙:有时候呢,乾隆皇帝的御题诗当中,我们看出来,他把一些器物的名称也给定错了,比如说台北故宫收藏的那个汝窑的这个水仙盆,从御题诗上看,他有的给他定成猫屎盆,他把他认为是用来养猫的,实际上那是用来养这个水仙的。当然了,有了帝王的题词在上面儿呢,从现在的拍卖情况来讲,像这一类的文物呢,它的价格都比较高。

从北宋的成功烧制,到后世的争相追捧,为数不多的汝瓷大多被深锁在深宫之中,普通百姓很少有机会看见,直到1925年故宫博物院成立,这个状况才得以改变,那一天历代皇帝珍藏的汝窑瓷器,第一次向平民撩开了神秘面纱。

吕成龙是北京故宫古器物部的副主任。在这里他已经工作了24年,八十多年前故宫博物院成立时公开展出的文物,现在他也只能看到其中的一小部分,因为另一些在60年前就被运到了台湾。

这座凝聚着诸多中国传统建筑典型元素的院落,是台北故宫博物院,虽然占地面积不到北京故宫的1/4,人们却可以在这里看到23780件从紫禁城等地挑选出来的瓷器精品。

现在,就让我们来认识一下台北故宫的这些稀世珍宝。

这件汝窑椭圆无纹水仙盆是台湾文物专家选出来的台北故宫博物院十大镇馆之宝之一,也是唯一一件入选的瓷器。瓷器釉面上的裂纹,学术上称为开片,存世的汝窑瓷器多有开片,唯独这件水仙盆釉色匀润,通体无纹,显得素雅端庄,它如亲玉般温润的质感,满足了中国人对美玉的崇尚。

这件汝窑莲花式温碗,全世界独此一件,它原本是一件温酒的器具,或许宋徽宗就曾经使用过,淡蓝的色调,端正的外形,流露出一种典雅高尚的美,是陶瓷工艺尽善尽美的代表作。

这些中国最完美的青瓷如今都成了台北故宫博物院引以为傲收藏。

恒湿恒温的现代化技术为古老的文物营造了一个舒适的安身之所。但是很少有人知道,1965年以前迁来台湾的清宫文物,一直没有一个正式的家,他们被临时放在一个距离台北一百七十多公里的小山村,而且一呆就是15年。

2007年11月,在台湾文物专家王淑芳女士的帮助下,我们找到了当年迁台文物的临时存放地。不过,就算是隐居深山,珍贵的文物依旧吸引着追慕者紧随而来。1956年,英国著名收藏家大卫德爵士来到了北沟,在妻子的陪伴下,行动不便的大卫德坐着轮椅从伦敦专程来台,他希望能够再多观摩几件故宫的汝瓷。对于私人收藏家来说,大卫德是让人羡慕的,因为他一个人就拥有了七件汝瓷。

民国初年,为了贴补皇室每年的巨额开支,溥仪将宫中一些名贵的宋代瓷器抵押给了外国银行,从此它们就再也没有被赎回。

这是位于北京天安门广场东侧的东交民巷,这个中国最早的使馆区,曾经坐落着许多外国银行,这座北京警察博物馆就是美国花旗银行的旧址,当时大卫德就是在这些银行买到了汝瓷。

20世纪五六十年代,台湾在经济军事各方面都得到了美国的援助,西方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随之渗透到岛内,面对西方文化的冲击,台湾方面开始重视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播与弘扬。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1965年11月,临时存放于北沟的文物在台北外双溪暂时结束了漂泊的生涯。很快,台北故宫变成了各界收藏家的追慕之地,各地邀请办展的信函也接踵而来。在展览中,瓷器是最不受温度和湿度影响的文物,但它也有致命的弱点,那就是极易磕损摔碎。

由于地处环太平洋地震带,一个世纪以来,台湾已经经历了数次地震的冲击。然而地震强大的破坏力并没有让台北故宫博物院的瓷器受到丝毫损伤,这要得益于专家们对文物的细心呵护,特制的黏胶或尼龙丝被用来固定陈列的瓷器,钢结构的玻璃柜则用来保证他们的安全。

不仅如此,台北故宫还专门设置了一个科技室。

宋龙飞:这个科技室分两个科,一个是做这个修复,另外一个呢就是做这个核子分析,

这是科技室的专家,为汝窑胆瓶进行x光摄影。瓷器的胎骨厚度和健康状况,在幽微的荧光线条中一览无遗,北宋陶工的精湛手艺也在现代化的仪器下得到了一次完美的勾勒。

为了满足馆藏精品频繁送展的需要,20世纪80年代初,科技室还接下了一个艰巨的任务。

宋龙飞:我们那个计划就是一个古器物的复原,怎么样用现代的科学技术,把古代的这个器物能够做出来,而且做得像。

对于汝瓷的仿制,早在明代宣德年间就已经开始了,但到清代的康熙、雍正、乾隆年间都没有达到宋代的水平,以致乾隆皇帝也发出了“仿汝不似汝”的感叹,这种工艺失传了的瓷器,现在又要如何仿制呢?

蔡晓芳:这三件是汝窑,当时台北故宫请我仿制,所以我们有把它的尺寸什么都记录起来。

今年71岁的蔡晓芳是台湾晓芳窑的创办人,借助对釉药材料和技术的长年研究,造就了他高超的制瓷技艺,也奠定了他在陶艺界的代表性地位。从1983年开始到2000年期间,蔡晓芳受台北故宫博物院邀请,共同研制各种汝瓷的复制品。

蔡晓芳:他们只是知道我可以做,拿一个破片,我都可以做出来,假如你看过试验的那个片子,做那么多,就知道我是花的很多时间,我家里传统是喜欢美术的,对颜色敏感。

今天,当我们走进蔡晓芳位于台北市北投区的工作室,仿佛是进入了古瓷器博物馆,映入眼帘的是一整片天青云破之色,让人颇有时空错置之感,那些原本深锁在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汝窑水仙盆、纸槌瓶、青瓷莲瓣碗,如今竟安放在晓芳窑自设的展柜里。

历史上关于汝窑的烧造充满着各种传奇故事,其中最有名的莫属在釉料中使用玛瑙的传说吗?据说釉料中的微小气泡都是由玛瑙分解而成,而温润的色调只是通过这种气泡形成的。对釉料配制有着独特见解的蔡晓芳,似乎触摸到了千百年前汝窑烧造的奥妙。

蔡晓芳:这个是天然的玛瑙石,用来磨釉是很好的,因为它质密。像我们早期都会掺进一点玛瑙,因为磨它会损耗,就掉到釉里面。

根据统计,晓芳窑产品的种类已超过1万种,但每个种类的产量都非常有限。对作品品质的这种执着,蔡晓芳与八百多年前的宋徽宗有着颇多相似。作为皇帝,宋徽宗从来不用担心成本的问题,为了得到自己满意的瓷器,他要求苛刻,百里挑一,汝瓷的产量渐渐无法满足宋朝皇室的需求,于是一个新的瓷窑在都城汴梁应运而生。

北宋的都城位于今天河南省开封,黄河的泛滥也将昔日的辉煌也埋于泥沙之下,北宋官窑的烧造地也无从寻觅。

不过,在杭州的凤凰山和乌龟山下,人们找到了两座南宋官窑遗址,他们是宋室南迁后,宋高宗先后设立的修内司官窑和郊坛下官窑,和汝窑不同的是,官窑生产的瓷器是一粉青釉色为最大特点。

这件台北故宫博物院珍藏的青瓷簋就是一件官窑瓷器,它是对西周铜簋的仿制。

耿宝昌:宋代南渡以后,宫内的用器要重新制备。

昂贵的铜器和玉制的礼器也在战乱中劫掠一空。随着南宋王朝政局的稳定,各种浩大的皇室祭典即将举行。鉴于财力、物力的限制,宋高宗赵构大胆的决定让官窑工匠取材《宣和博古图录》上的形制烧造瓷质礼器,于是,这些取样铜器、玉器等造型的官窑瓷,成了我们今天能在台北故宫博物院看到的最多的官窑器型。虽然明代以后他们逐渐远离了祭器的功能,但他们幽默儒雅的古意让人品玩,宋人复古的美学态度深深影响着后世。

1997年,台湾各方面矛盾不断激化,社会动荡不安,这一年台湾的治安被岛内民众认为是历史上最差的一年,香港媒体也报道称,要描绘治安恶劣,不必再使用西西里一词,改用台湾至为贴切。犯罪率的不断攀升,让监狱在押人员也越来越多。就在这时,台北故宫主动担负起了社会教育的职责,他们精选出一批文物复制品,在台湾各大监狱举办了《华夏文物英华巡回特展》,与国宝零距离的接触,让服刑人员体验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心灵改革。

张临生:我记得是从桃园监狱开始,我们还亲自去了,因为受刑人他们心灵上应该是很空虚的,所以我们也希望他们能够多受一点传统文化的熏陶。

在这次特展中,宋代名窑瓷器汇聚一堂,同样是五大名窑之一的钧窑瓷器,在素净典雅的宋瓷行列中似乎显得格外引人注目。照片中的这件钧瓷名为丁香紫尊,青中泛紫,紫中带红,这是钧瓷最为知名的紫红釉色。在钧瓷出现之前,瓷器的颜色都是单调的,惟有钧瓷由青幻化成各种釉色,给人以诗情画意般的美感,深受宋徽宗的喜爱。

这里是位于河南钧州的钧窑遗址。八百多年前,宋徽宗就是在此设窑烧制皇家用瓷,不但民间严禁使用,落选的贡品也要砸碎就地深埋。直到今天,河南民间还流传着纵有家财万贯,不如钧瓷一片的说法。

这是台北故宫收藏的钧窑瓷器,他们大多都是花盆的造型,据说这些都是当年宋徽宗放置花木所用。

公元1117年,为了把江南的景致移到汴京,宋徽宗在皇宫的东北部用人工堆起了一座高山,名曰艮岳山,山中除了亭台楼榭、珍禽异兽外,还有他从天下搜罗来的各种花木树石。从乾隆的题诗可以看出,这幅宋徽宗的画作或许描绘的就是艮岳山的景致。

随着金兵的铁骑将艮岳山夷为平地,专门为它烧到瓷器的钧窑也逐渐荒废,不过钧窑釉面上一种能够带给人美好遐想的色调,却没有随之失去。

1729年,为迎合雍正皇帝对钧瓷的酷爱,景德镇督窑官唐英特派专人前往均州实地考察窑址,打探钧窑釉色的秘密。调查得知,钧窑的釉色其实全部都是来自于窑变。这是钧窑工匠利用火焰气氛配合特殊的青釉创造出来的奇迹。只需在瓷胎上涂施同一种釉,便能烧出五光十色的器物,正所谓入窑一色,出窑万彩,由于釉色全靠天成,变化无穷,使得钧烧制极为困难,民间有十窑九不成的说法。

不过,在唐英的用心研制下,钧窑玫瑰翡翠的光芒,终于有重现人间,惟妙惟肖的仿品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财富,同时,它也给台北故宫瓷器专家们制造了麻烦。对文物珍品和历代仿品的鉴定,现在就成了他们一项艰难的工作内容,依托古窑遗址寻找相应的瓷器标本进行对照分析,这是最便捷的鉴定方法。

不过21年以前,这却是大陆瓷器专家独有的研究手段。1987年11月2日,台湾当局正式开放台湾同胞赴大陆探亲,两岸38年不相往来的历史从此宣告结束。探亲学术交流等各种浪潮浩浩荡荡,台北故宫瓷器专家的学术研究也有了突破性的发展。

然而,对于同样是五大名窑之一的哥窑,两岸故宫的专家却都没有办法对他的存世作品做出准确的考证,因为人们至今还没有找到他的窑址。

哥窑的名称最早出现在元代的《至正直记》,书中记载,近日哥哥窑绝类古官窑,其色莹润如旧造。相传宋代龙泉有张氏兄弟,各主窑事,弟弟建的窑称为弟窑,也称龙泉窑,哥哥建的窑称为哥窑,也称哥哥窑。

现在通常认为传世哥窑是指一种开片密布的浅色青瓷,换句话说,哥谣是专指有纹片的碎瓷,窑火的变化控制着胎釉的收缩,不规则的开片由此产生,并呈现出金丝铁线般的网络,变化万千。哥窑蓄意追求的这种天成的美感,使他成为了读书人在书房沉思时最喜欢把玩的陈设。今天没有找到窑址的哥窑在历史上是否真的存在,成了中国陶瓷史上的一个不解之谜。

这是2007年9月台北的一个夜晚,伴随着夜幕的降临,中心城区的喧嚣丝毫未减,不过位于郊外的台北故宫却终于恢复了宁静,展厅内的文物是否都已安然入睡了呢?

2007年,台北故宫推出了这部长达12分钟的三维动画短片《国宝总动员》,片中所有的角色都是台北故宫的国宝级文物,而主角的原型则是台北故宫典藏的定窑婴儿枕。

据说使用玉枕、瓷枕可以爽身怡神,甚至有明目益睛,至老可读细书的作用,因此,中国古代各种瓷枕流行很广,这件定窑婴儿枕就是宋代宫廷中的一件日常生活用品。

在台北故宫,这样的婴儿枕,还有一件,只是肤色偏黄而被锁在了山洞库房的深处。这是收藏于北京故宫的定窑婴儿枕,与台北故宫的两件婴儿枕的面貌衣饰几乎一致,只是背心素无花纹,三个惹人疼爱的婴孩儿,本是血脉相连的兄弟,如今他们却只能各自在水一方。 

定窑的窑址位于古代河北的定州,也就是今天的曲阳县。在宋代五大名窑中,定窑是唯一一个烧白瓷的瓷窑,而且产量最大,

耿宝昌:定窑都是腹烧,都是扣着烧,这扣着烧质量多了,生产数量多了,但是它相当于是漏胎,这胎不光滑,所以当时这皇宫就不用这个定窑了。

今天这座河北曲阳的磁窑厂依然是在沿用古老的工艺烧造白瓷,虽然八百多年前的宋徽宗用汝瓷替换掉了磨嘴的定瓷,但他们确是宋代宫廷中最早使用的御用瓷器,至今窑火不息。

这是台北故宫收藏的定窑瓷器,充分燃烧的火焰,幻化出来的牙白釉色,荡釉不匀处,釉汁流动而形成“泪痕”,这些工艺中自然形成的瑕疵,在宋代人看来都是天成的美感。印花、刻花、画花等等丰富多彩的纹样装饰,虽然有人工雕琢,却都是工匠们对大自然动植物的观察和剪裁。

吕成龙:宋代五大名窑瓷器的非常能反映出宋人的审美,他不追求那种张扬,而是体现了一种是清淡含蓄的美感。

蔡和璧:对于一般的人来讲,他可能就比较喜欢那种色彩鲜艳的东西,但是到了一定程度了以后呢,你怎么百般看也是不厌的,就是这些比较安静的东西。


免责声明:以上整理自互联网,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我们重在分享,尊重原创,如有侵权请联系在线客服在24小时内删除)

  • 资讯
  • 最新问题
已经到底啦!
预约配音服务 关闭
预约成功后,我们工作人员会尽快与您联系请保持电话通畅
预约成功
您已预约成功,我们工作人员会尽快与您联系 请保持电话通畅
配音客服微信二维码

关注【客服微信】

抢先听最新案例,新客礼包等你拿!

提交
复制成功 微信号:18996381623 添加微信好友, 详细了解! 打开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