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详情
导航

电视系列片《军魂》解说词文案(一)

文化专题片 494 81



     1926年的夏天,北伐革命的烽火从珠江流域一路北上向长江流域推进。历史的目光,开始注视长江中段这个最炎热的城市——武汉。


    当时的武汉,还分别称为武昌、汉阳和汉口。这里是中国近代军火工业的聚集地,同时也是北洋政府的政治、军事重镇。

 

    在武昌的南部,便是素有“荆楚南大门”之称的小城咸宁。咸宁地处从湖南、江西两省北进武昌的交通要道,特别是城外一南一北的两座石桥,地势险要,易守难攻。

 

    褚银 军事科学院 研究员

 

    北伐军要夺取武昌,必须首先夺取汀泗桥和贺胜桥,汀泗桥位于湖北的咸宁境内,是武昌铁路上的军事要隘,它三面环水,东面高山矗立,只有西南角一个铁路通行,地势险要,易守难攻。

 

    1926年的8月,汀泗桥和贺胜桥就这样出现在北伐军与北洋军阀进行决战的战役沙盘上,成为兵法所说的“我必攻,敌必守”的战略要地。

 

    守桥一方的统兵者,是直系军阀名将吴佩孚。

 

    吴佩孚号称“常胜将军”, 在军阀混战中曾连败皖系、奉系军阀,被西方评论家视为“比其他任何人更有可能统一中国”的“中国最强者”。1924年9月出版的美国《时代》周刊的封面上,还刊登了他的大幅照片。

 

    首战汀泗桥,吴佩孚尽管占有地形上的优势,但是他依然小心谨慎,派驻了两万重兵进行把守。在那个热得让人烦躁的季节,吴佩孚将迎来一个怎样的对手呢?

 

    褚银 军事科学院 研究员

 

    汀泗桥之战吴佩孚纠集了两万主力,凭着汀泗桥的自然天险想喘息待援,但是咱们北伐军的先头部队叶挺独立团趁着晨雾翻山越岭,从侧后向敌人发起了攻击。

 

    北伐军的叶挺独立团攀越山间小道,突然从侧后发起的攻击,令吴佩孚领导的守军腹背受敌,猝不及防,阵脚大乱。桥南的北伐军乘机发起总攻,一举取得了“汀泗桥大捷”。

 

    再战贺胜桥,吴佩孚加固了阵地,增兵五万,连他本人也亲临前线督战。

 

    褚银 军事科学院 研究员

 

    打贺胜桥是8月30日,北伐军发起了贺胜桥战役。叶挺独立团担负从正面沿路的主攻任务,他们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概插入敌人纵深,和敌人展开了肉搏,打败了人数上超两倍的北洋军阀,占领了贺胜桥,打开了通往武汉的门户。这个北洋军抵挡不住北伐军的进攻,仓皇撤退,向武昌溃逃。经过这两次战斗,吴佩孚的精锐部队损失减半,败走信阳,从此一蹶不振。

 

    汀泗桥、贺胜桥成了北洋名将吴佩孚的“滑铁卢”,作为保定军官学校的高才生和久经沙场的老军人,吴佩孚百思不得其解:无论是名气、资历还是战场经验,他绝不输于北伐军的任何将领;若论兵力和武器装备,北洋军远强于北伐军;再说执行战场纪律,北洋军的督战队执法严酷,大刀砍下的逃兵头颅比比皆是!此外,北洋军是据险固守,还占有地形之利……然而怎么就一败再败呢?

 

    褚银 军事科学院 研究员

 

    (北伐革命)顺应了时代的潮流,北伐军不光是在这两战,得到了人民的热烈支持和全力配合,好多老百姓都参战了。包括叶挺独立团还是当地的一个老百姓说我知道这个路,我领你们从背后侧后插进来,打他个措手不及。第二点就是有我们共产党的合作和配合,尤其重点指出的就是我们党领导的军队叶挺独立团发挥了重要作用。

 

    1926年10月10日,也就是辛亥革命纪念日这一天,叶挺独立团所在的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继汀泗桥、贺胜桥大捷之后,又率先登上武昌城头,被武汉广大民众称颂为“铁军”。而在叶挺独立团这一天的阵亡报告表上,整整排列着191名勇士的姓名,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是共产党员、共青团员。

 

    “光荣北伐武昌城下,血染着我们的姓名”,作为北伐先锋的国民革命军第四军,是北伐军中受共产党影响最大的一支部队;而作为北伐先锋的先锋,叶挺独立团则是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的一支武装,它从班长到团长的各级指挥员,绝大多数都是由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担任的。

 

    这是中国共产党创建军队最初的实践,这一年,中国共产党仅仅只有五岁。

 

    中国共产党从她诞生的那一天起,就已经表现出掌握武装实现目标的初步认识。

 

    1921年7月,在中国共产党“一大”通过的第一个纲领中,就开明宗义地宣称:要“以无产阶级的军队推翻资产阶级”,“革命军队必须与无产阶级一起推翻资本家阶级的政权”。

 

    这一纲领虽然没有对如何缔造一支无产阶级军队做出清晰的描述,但幼年时期的中国共产党还是为此做了一些必要的干部准备和舆论准备。

 

    1921年冬,中共旅俄支部从东方大学选派肖劲光、任岳、周昭秋、胡士廉四人进入红军军事学校,接受军官训练,这是中国共产党派出的第一批军事留学生。

 

    此后不久,周恩来、阮啸仙、蔡和森等党内重要骨干对建军问题进行了理论探讨。

 

    周恩来在1922年发表的《评胡适的“努力”》一文中提出:“真正的革命非要有极坚强极有组织的革命军不可。没有革命军,军阀是打不倒的”。同年3月,阮啸仙在《青年周刊》上发表了《社会主义与军人》,提出要“组织社会主义的军队——赤卫军”。蔡和森也于同年9月在中共中央机关报《向导》上呼吁:民主革命仍要靠人民的武装斗争,并提出仿照苏俄红军建立军队。

 

    1925年10月,中共中央四届二中扩大会议决定,成立中央军事部。这是中共中央专门为领导军事工作而建立的核心机构,首任委员为张国焘、任弼时、王一飞三人。此后,共产党部分省区也成立了军事委员会或设军事特派员,形成了从中央到地方的军事工作系统。

 

    历史也为中国共产党早期的军事工作提供了难得的机遇。

 

    1924年春,共产党与孙中山领导的国民党实现了第一次合作。此时,孙中山已经强烈意识到没有自己的军队,便无法贯彻自己的政治主张。于是在苏联的帮助和支持下,国共两党合作创办军官学校,培养军事人才,这就是著名的黄埔军校。

 

    在这个如火如荼、史称“大革命时期”的峥嵘岁月中,中国共产党人以极高的热情投入了黄埔军校的初建工作,开始为后来漫长的武装斗争道路培养军事人才。

 

    照片上这些身着军装的人们,都是中国共产党的主要领导和重要骨干,他们在1924年秋冬季节遵照中共中央的决定,先后来到黄埔军校工作。周恩来、熊雄、鲁易、聂荣臻等人先后担任政治部的领导工作,肖楚女、恽代英、高语罕、张秋人等人分别担任了政治教官。

 

    1924年初夏,黄埔军校刚开始酝酿招生,中共中央就立即向各地党组织发出了“中国共产党通告第六十二号”,号召党内优秀青年“自备川资和旅费,前往广州投考”。当时,全国的党员人数不过500余人,但报考黄埔第一期的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就达56人,占总数的1/10。

 

    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期间,黄埔军校及武汉分校共招收了六期学员,各地党组织先后选送的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和进步青年就达500人之多,他们后来都成为党领导武装斗争的杰出将领和得力骨干。

 

    当时担任国民党候补中央执委、正在广州主办农民运动讲习所的毛泽东,也积极参与了黄埔军校的建设。他曾担任黄埔军校湖南考区的主考官,为黄埔军校选送了一批湖南籍党团员考生;后来又同刘少奇、苏兆征等一批党的工农运动领袖来到黄埔军校讲授形势、任务和政策。毛泽东后来说:我们在直接准备和组织军队的问题上,“从1924年参加黄埔军事学校开始,已进到了新的阶段,开始懂得军事的重要了”。

 

    怒潮澎湃,党旗飞舞,

 

    这是革命的黄埔。

 

    主义须贯彻,纪律莫放松,

 

    预备作奋斗的先锋。

 

    打条血路,引导被压迫民众,

 

    携着手,向前进,路不远,莫要惊,

 

    亲爱精诚,继续永守。

 

    发扬吾校精神!发扬吾校精神!

 

    这首著名的《黄埔军校校歌》,就创作于那个年代。歌词作者是黄埔军校政治教官、共青团员陈祖康。这首校歌试图用形象化的语言,来道出国民革命军同以往旧军队的本质不同。

 

    黄埔军校参照苏俄红军的经验,建立了国民党特别支部、党代表和政治部制度,毛泽东评论说:“这种制度全中国历史上没有,靠了这种制度使军队一改其面目”。而黄埔军校的政治教育,在政治部主任周恩来的主持下也是生气勃勃,有声有色。“革命军队要与被压迫民众携手共进”、“在大革命中争当奋斗先锋”,这样的革命道理成了黄埔同学的政治必修课。当年黄埔军校武汉分校的学员队长、后来的开国元帅徐向前在《历史的回顾》中写道:“武汉军校时期是我一生中的重要转折点,是从民主主义思想向共产主义思想转变的关头。”

 

    在这里产生转变的,绝不止徐向前一人。在这所蒋介石亲任校长的校园里,陈赓、罗瑞卿、许光达、张宗逊、杨至成、周士第、郭天民等一大批优秀学员,后来都成为中国工农红军中赫赫有名的将领,他们在绵延22年的革命战争中,把昔日的校长打得闻风丧胆,败走台湾。

 

    与南方高涨的革命形势相呼应,在中国北方也创办了有中国共产党参与的两所军官学校。

 

    这是1927年2月在西安创办的中山军事学校,当时被称为“西北黄埔”,专门培养军事、政治干部。与广州的黄埔军校有所不同,这是由共产党人完全领导的一所军校,它由史可轩任校长,李林任副校长兼教务部主任,邓小平任政治部主任,许权中任总队长。军校的主要领导都是清一色的共产党员。

 

    另一所军校是在杨虎城的部队中,由共产党员魏野畴、吕佑乾、刘含初、赵葆华等协助创办的三民军官学校,它以军事为主,兼顾政治课。

 

    从这两所军官学校毕业的学员,大多数成为1927年清涧起义、1928年渭华暴动和皖北刘集暴动的领导人和主要骨干。

 

    在积极参与创办军校、培养军事人才的同时,中国共产党也在尝试建立自己直接指挥的革命武装。

 

    1924年12月,中共两广区委书记陈延年和军委书记周恩来利用国共合作的有利条件,在广州大沙头创建了“建国陆海军大元帅府铁甲车队”。这支武装由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的共产党员周士第、徐成章、赵自选担任正副队长和军事教官,中共广东区委成员廖乾吾、曹汝谦担任党代表和政治教官,由工农青年中挑选的100多名积极分子所组成。

 

    中国共产党直接掌控的铁甲车队一经成立,就在支援工农运动、打击旧军阀的斗争中大显身手。铁甲车队先后在第一次东征中担任开路先锋,在援助省港罢工中和工人纠察队一起封锁香港,在平定滇系军阀杨希闵、桂系军阀刘震寰的叛乱中,坚守革命后方。

 

    一年之后,以铁甲车队和从黄埔军校抽调的部分学员为骨干,组建了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第三十四团,这就是后来在北伐中夺取汀泗桥、贺胜桥一战扬名的叶挺独立团。


免责声明:以上整理自互联网,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我们重在分享,尊重原创,如有侵权请联系在线客服在24小时内删除)

  • 资讯
  • 最新问题
已经到底啦!
预约配音服务 关闭
预约成功后,我们工作人员会尽快与您联系请保持电话通畅
预约成功
您已预约成功,我们工作人员会尽快与您联系 请保持电话通畅
配音客服微信二维码

关注【客服微信】

抢先听最新案例,新客礼包等你拿!

提交
复制成功 微信号:18996381623 添加微信好友, 详细了解! 打开微信